Waiting For Me——2017英国游学拉夫堡之行

文章来源:桂浩洋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5日 点击数: 字体:
Waiting  For  Me_——2017英国游学拉夫堡之行
2019高27班    桂浩洋
不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不知道世界到底有多精彩。
                                                                                                             ——题记

云层在身后急速地倒退着,我们离开了,离开了拉夫堡,离开了英国。虽然此次游学只有短短两周的时间,但其间的见闻却让人难以忘怀……

2017年7月29日,我们狗万正网一行10个学生在英语老师吴秀萍的带领下,离开了简阳,离开了祖国。在泰国曼谷机场转机后,于英国时间7月31日凌晨一点到达伦敦希思罗机场,然后转坐大巴车2小时,到达拉夫堡中学。拖着疲惫的身躯下了车,在上万公里外的陌生国度中,我突然有一丝惶恐与不安,但很快,便没有了顾虑,因为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卸下行李后没等几分钟,我们的生活老师Charlotte就来了。英国的天气不比国内热,夜晚的气温只有七八度,我们一个个冷得直打哆嗦。Charlotte见状,赶紧开门让我们进了休息室。室内的长桌上,三份早已准备好的大披萨散发着诱人的热气,刺激着我们饥饿多时的肠胃。大家一哄而上,迅速瓜分完了披萨,东倒西歪地躺在沙发上。Charlotte见我们休息好了,便开始一个个登记住宿信息,然后领着我们去办公室拿寝室的钥匙。她一边分发钥匙,一边告诉我们寝室住宿的注意事项。办完了一切手续后,她礼貌的向我们道了一声Have a good sleep!顿时,一股暖流涌进心头。

推开房门,充满暖意的奶黄色灯光照亮了整个寝室,虽然不大,但设施齐全,俨然一个小家。我们每个学生都单独有自己独立的卧房。顾不上其他的,我快速地从箱子中翻出睡衣胡乱套上,就扑到了床上。床很软,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醒来后,一大早,在老师们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speech classroom。国际部主任Mark接待了我们,并对我们进行了一个45分钟的小测试。测试结果用于分班,所以当时暂未公开,直到几天后,我们的另一个带队老师余老师才悄悄告诉了我成绩,还不错,比较理想。下午的时候,我们见到了Molly老师,她负责我们接下来的活动。此次拉夫堡之行进入正轨,正式开启各种交流学习。

第一天总是紧张的:陌生的教室,陌生的老师,陌生的同学,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陌生。我有些小小的胆怯,用几乎蚊子般的声音向老师打了招呼,老师叫Jenny,她热情地做了自我介绍,随后就让我们相互认识。第一个向我打招呼的是来自爱沙尼亚的Hendrik,是个高帅的老外,他的主动让我感受到了一丝温暖和喜悦,毕竟身处异国他乡,有人能主动和你打招呼,都是一种莫大的喜悦。虽然到大家结束自我介绍后,我还是无法记住所有人的名字,但是我们彼此之间却毫不在乎,有时不小心叫错了,也会笑呵呵地纠正。渐渐地,在之后的学习中,我们越来越熟悉彼此,来自异国的友谊也开始建立起来。我和大家,尤其和Hendrik很聊得开,我们互相介绍着自己的国家,并邀请彼此探访自己的祖国。和他们在一起,我觉得非常的开心。

我们一共有过4个老师,分别是Jenny,Mark,Susan和Margaret,每一堂课上,我们都有不同的主题:动物、图片描述、太空、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建筑、游戏的利与弊、大数据的利与弊等。不同于国内的教学方式,英国的老师们更喜欢用很多问题来引导学生们一步步地发掘主题,讨论主题的内涵,从而得出对主题更全面,更独到,更深层次的结论与剖析结果,整个课堂内容丰富却又不失生动活泼,我很喜欢这样的课堂,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够再到这里进行进一步的学习。

到达拉夫堡的第三天,我们由Molly老师带领前往位于拉夫堡市中心的市政厅会见了市长Ranson女士。在市政厅,市长女士身穿市长长袍、手持市长权杖、佩带市长金链,与其丈夫和两位秘书热情地接见了我们。市长身上的配饰都是权力的象征,这些象征权力的物件都是从19世纪80年代一直完整保存至今的。对此我们不由地感慨和佩服英国人对传统的延续和传承。

课余的时候,我们也有着丰富的活动:拼图游戏,音乐猜谜,体育活动,KTV之夜......每一项都让我感觉到放松和愉快。运动场上,我们从不分你我,在一起就是一个团队,大家一起挥洒着汗水,收获着成功和失败,品尝着喜悦与沮丧,也只有团结协作,才能共同体会汗如雨下的快乐,不论输赢成败。

周末空余时,我们也前往游览了向往已久的名校:剑桥大学与牛津大学。透过淅沥的雨滴,聆听康河柔波的呢喃;穿过历史悠久的悠长走廊,感受剑桥的古老气韵;面对和熙的阳光,仰望哈利波特曾待过的原石墙壁;走过寂静的礼拜堂,谛听来自上帝的低声耳语......能感受到的,不只是两大名校散发的浓厚的学术气息,还有英格兰文明渗透出的厚重的历史气息和贵族气质。在这里,可以直面心灵的洗礼,可以思考灵魂的真谛......

时间飞逝,转眼间就到了在英格兰停留的最后一天。这一天,我们到了那里,一百多年前,这个城市曾是整个世界的中心,它引领着工业革命的脚步,领导着世界的进程,那就是伦敦,我曾日思夜想过的城。

路上,我们经过了贝克街221B,福尔摩斯的住所。这位不求名利的神探在这间小小的寓所里破获了数不胜数的大案奇案。本想进去一探究竟,怎料门外早已排起了长龙,只好作罢。

不多时,金色的雕像出现在眼前,皇族的住所——白金汉宫终于出现在眼前。正当我们兴致勃勃地留影时,突然传来尖锐的哨声,回头一看,竟是皇家骑兵营的骑兵队。他们骑着清一色的黑骏马正整齐向前。人群骤然涌到了一起,观摩骑兵队的到来,可惜不见女王,甚是遗憾。

时间过得很快,下午悄悄地到来了。由于时间紧促,带着对大英博物馆,皮卡迪利广场的期待,我们踏上了回程的地铁,回到了我们呆了两个星期的拉夫堡中学,打理自己的行李准备启程回国。

夜已深了,窗外一片寂静,唯独房间的灯光还亮着。那一夜,彻夜未眠。一个人,真的只有等到离开的时候,才知道珍惜曾拥有过的一切,几小时后就将与拉夫堡道别,我却舍不得离开了。因为这里,留下了我第一段国外游学的美好回忆,这里有着我结交的外国友人和曾教过我的老师们。我想留下,却又不得不离开,只得在心里暗下决心:终有一天,我将回到这里,再见我的朋友们和老师们......

飞机起飞了,看着云层在身后急速地倒退着,我们离开了,离开了拉夫堡,离开了英国。虽然只有短短两周,却让人难以忘怀。不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真的不知道,这世界到底有多精彩,到底有多美好。等着我,等着我,我将会再来,以另一个身份……